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赤卫龙潭的博客

当故乡成了远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怀念三中之二  

2017-02-27 11:08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那天晚上喝了三瓶啤酒,伤感地怀念起三中,竟而想到项羽,想到虞姬。今晚滴酒未沾,对于三者的关系却无从勾连。想想,也许那晚是醉了吧,但总不能承认自己的酒量会是如此。或许是深处里某种难以割舍的情愫使然,三中莫名地不在了,可总要让她悲壮些才好,才能些许地平息些不平,抹去些伤感。于是半醉里会牵强地想到项羽,想到虞姬,毕竟历史的长河里对于他们的死鲜有贬低的人。权且做这样一个牵强的解释罢了。

缅怀,突然想到这个说不出味道的词语。

宁乡话里“三”和“山”同音,三中确实是在山中的,背倚着层层的山峦,远处里仰望,只能隐约地看到一只两只屋角。树特别的多,典型的有三棵。一棵桂树,很端庄,中秋时节总要开几次的花,香味是不需说的;一棵樟树,很奇特,斜立着,踢球的时候总要在下边歇息,说不出的清凉;一棵松树,很古板,看不出四季的交替,总是那么屹立着,沧桑着,俨然一个守护者。

三中还有个雅致的别名,梓园。曾经我在很多文字里常常地使用,但惭愧的是,我从未考证过它的由来。顾名思义,也许是这里曾经的某个时候,有很多的梓树吧,可现在是不曾见的。又或许是诸于行星撞地球之类的原因,某一天它们就在分分钟里绝迹了。但无论如何,有这样一个名字的存在,这样的称呼着,不知不觉里,总赋予了这座校园一定的内涵和底蕴。假若真有那样一位或几位种植梓树的前辈,现在还这么叫着,也算得一点慰藉,一种缅怀。

还记得那时,这样的季节,常常会看到在树枝间轻快地跳来跳去的小松鼠,翘着的长长的小尾巴,可爱至极。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,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感觉到了人去楼空的孤单。

    项羽有虞姬永远地伴着,梓园,你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